被人间刺穿了

以前究竟是为什么拼命想成为大人呢

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儿

每次跟他人一起做什么的时候我总是想
如果和你 应该更开心吧

每次开学我就像赴死 比赴死还难受

我也想有一条毛绒绒的长尾巴

我的胸腔太酸了 都是泪吗 把我的心脏都快泡皱了

我仍是不能坦坦荡荡的站在你面前 我怕恨意携着当初的喜爱一起爆炸 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已经伤了你我。

刚刚我问自己要不要把过去忘了 我回答说我不是没试过
它们自己缠上来的 扎根在脑海里 我一放松警惕它们就疯长 我斩断它们又重新缠上我
到最后我假装它们不在 绊手绊脚的继续生活

我已经很努力跟各个人学着温柔

总是有很多逼事让我变身暴躁小老妹儿 温柔会被人欺负的 他们有人护着 我没有 我天生就不温柔 我想也不必学了 我要有铠甲 温柔像是猫儿漏出的软腹 亲近的人才能接触。

1 / 31

© 杂质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